勵志小故事

狐狸打獵人


金近原名金知溫。浙江上虞人。著有童話集《紅鬼臉殼》,童話詩集《冬天的玫瑰》,散文小說集《他們的童年》,評論集《童話創作及其他》等。

有的小朋友看了這個童話的題目,一定要問:“狐狸怎么能打獵人呢?你瞎說1

我說,這個童話里的狐狸,真的能打獵人。不過,狐狸的這枝獵槍是怎么得來的,那就要聽了生活呢?

冬天,刮過一陣嘩嘩叫的西北風,接著就下大雪啦。雪花像碎棉絮那樣從天上飄下來,飄下來,蓋住了山谷、山頂,到處都是白茫茫的雪。這正是打獵的好時光。這個獵人想上山又不敢上山。他想,要是真的碰上這樣可怕的一隻狼,那該怎么辦呢?再想想,頂天山這么大,這么高,上山的路有好多條,不一定會碰上吧。他就帶了乾糧背起獵槍,出門去打獵了。他挑選了一條最大的山路,他想,狼總是躲在小路上的,要是真的碰上了,在大路上逃起來也方便些。

他一步一步走上山,還沒有到半山腰,就遠遠地聽到一種叫聲:一忽兒像狐狸叫,一忽兒又像狼叫。他全身的汗毛一下子都豎起來了,腿也有點發抖了,腳步也跨得慢了。他猜想這就是狐狸變的狼,要不,怎么會一下子是狐狸叫,一下子是狼叫呢?可是四面瞧瞧不見個影子。他想起這狼有三隻眼睛,難道真的看到他啦?再聽聽,又沒有聲音了。他壯起膽子還是上山,忽然又聽到剛才那種叫聲。他往四面瞧瞧,根本沒有一隻狼。他想起這狼有四隻耳朵,難道真的聽到他的腳步聲啦?他想退回家去,瞧瞧四周圍都是閃著銀光的白雪,根本沒有一隻狼,就壯起膽子再上山。

山路越走越陡,越走越窄了。他走得身上熱烘烘的,想找個地方歇一歇。抬頭往前面一望,啊!一隻狼!他知道真的碰上這隻最可怕的狼了,連再看一眼都不敢,趕緊轉過身來想逃。偏偏他的兩條腿只會突突地發抖,拔不起來了,像給釘子牢牢地釘在地上一樣。他趕快撲倒在山路上爬著逃,可是手也抖得厲害,不聽他的使喚。這段山路又陡又滑,他的手攀了個空,就骨碌骨碌往山下滾,一直滾到半山腰,給一棵松樹的枝丫鉤住了。他翻身爬起來,抬頭望望,已經滾了很長一段路,可是那隻最可怕的狼還站在山路上,那樣子真可怕,什麼兩顆大牙、三隻眼睛。四隻耳朵,還有五條腿,他相信自己都看得一清二楚啦。他想把獵槍背好,逃得快些,可是一摸背上,獵槍丟啦,那一定是滾下山來的時候丟掉的。獵槍就是獵人的命,一個獵人沒有獵槍怎么行呢?可是他現在要的不是獵槍,是怎么能逃得快。他渾身發抖,沒法跑,只好還是撲倒在地上往前爬,爬著爬著,好容易爬到自己家門口,就倒在床上,嚇得動也不敢動了。

狐狸和老狼看到獵人逃跑的樣子,笑得嘴都合不攏了。他們還撿到一枝獵槍。這枝獵槍,過去他們一見就害怕的,現在可不怕了。他們碰碰槍口,摸摸槍托子,不知道這獵槍是怎么開的。正在摸來摸去的時候,老狼不知道怎么碰了一下,只聽到“乓”的一響,一顆子彈從槍筒里飛了出去。這子彈穿過樹林子,在山谷里發出一陣清脆響亮的回聲,就變得無影無蹤了。老狼以為槍里還有子彈,再使勁地拍啊搖啊,槍里什麼也沒有了。狐狸和老狼心裡都很懊惱,要是留著這顆子彈打黃麂野兔多好,就是打一隻山雀也是好的。他們捧著這枝空獵槍直發獃。狐狸的詭計總是最多的,他對老狼說:“有了這枝空獵槍也挺好,我們可以嚇唬黃麂野兔,就是碰上老虎豹子,也甭害怕,該是他們怕我們啦。”他們就扛著這枝空獵槍,在山上跑來跑去地顯威風。

這個年輕的獵人回到家裡以後,吃也不想吃,睡也不想睡,整天坐不定,立不安,窗外一片樹葉子涮地掉在地上,他聽到了也要嚇一跳。他疑心自己早就死了,因為那隻狼實在太可怕啦,哪肯放過他。說不定他早給那隻狼吃掉了,現在留下的可能是個靈魂。有人說,人死了,靈魂還會說話走路的。他也知道這是迷信,但總是弄不明白。他不放心,就去找遠村的一個老獵人。

那老獵人是這個山區里最有經驗的獵手。他看到這個年輕的獵人慌慌張張地跑來,臉色蒼白,眼睛直瞪瞪地沒有一點精神,就問:“你怎么啦?看你嚇得像個什麼樣子。”

年輕的獵人低聲低氣地說:“老伯伯,你見到那隻最可怕的狼沒有?”

老獵人摸摸自己的後腦勺,有點不明白。他問:“什麼‘最可怕的狼’?”

“就是大家都說的那隻最可怕的狼。”

老獵人笑笑,說:“那是大家一傳兩傳,才編出這么個怪東西來。你可別信他們。”

這個獵人急了,他搶著說:“啊呀,一點也不假,真有這么一隻最可怕的狼。我親眼見到啦。他真的有兩顆大牙、三隻眼睛、四隻耳朵。五條腿,我都看得清清楚楚,一點也沒有錯。”

老獵人捏緊拳頭,做了個打的姿勢說:“那你就開槍打死他1

“我沒有開槍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我的獵槍丟啦。你要知道,那隻狼簡直怕得嚇人,嚇得我腿都邁不開啦,只好撲倒在地上爬。後來不知道怎么的,我的獵槍就丟啦。我什麼也不想要啦,飯也不想吃,覺也不想睡,像做噩夢一樣的害怕。現在我就想來問問你,請你告訴我,有人說,人死了有靈魂,還會動,那末我現在是不是還活著?說不定我已經死啦,是不是跟你說話的是我的靈魂?你瞧瞧,到底我是活著,還是已經死掉了?”

老獵人本來很嚴肅地聽著,聽完這個年輕的獵人的話,他倒哈哈大笑起來。接著又很正經地說:“一個獵人丟了自己的槍,嚇得像你這個樣子,活著也好,死了也好,反正都一樣!我看哪,你還是別再去想那隻‘最可怕的狼’吧,那是人家瞎編出來的,誰也沒有見到過。”

“可我早就見到啦。”

“不是的,你一定看錯啦。你怕什麼,快去把你那獵槍找回來吧。”

這個獵人還想說些什麼話,只是嘴唇動了動,沒有說。他皺緊眉頭苦著臉,就慢吞吞地跨著步子回家去了。

狐狸打聽到這個獵人害怕得不得了,膽子更大了。他和老狼扛著一枝空獵槍,在山上跑了一圈,黃麂野兔跑得快,本來就不容易抓到,要是槍里有子彈,乓的一下,不管黃麂野兔跑得有多快多遠,自然會送到他們嘴裡來的。可是空獵槍到底不頂事,要是真的碰上老虎豹子,他們本來心裡就很害怕,萬一老虎豹子猛撲過來,那才死得冤枉哩。他們越想越覺得不是個辦法,決定再去找年輕的獵人要子彈。

這一回,狐狸扮成了那隻最可怕的狼,扛著一枝空獵槍,大搖大擺地跑到年輕的獵人家裡來了。

咚咚咚!狐狸敲了三下門。

年輕的獵人問:“誰呀?”

狐狸笑眯眯地說:“我就是山上的那隻最厲害的狼,你忘啦?”

年輕的獵人一聽到那隻最可怕的狼找上門來了,嚇得渾身直發抖。他嘣地一下倒在床上,趕緊抓起被子蒙住腦袋,連呼吸都不敢響出聲音來。

狐狸跑到視窗邊往裡一望,哈哈笑著說:“你怕什麼呀?只要你給我子彈,我就不吃掉你。”

獵人鑽在被子裡抖得可厲害啦。你要是在旁邊,就能聽到他的牙齒、他的身上的骨頭,都抖得格格格地響。他要說話都很困難,好半天才說出來:“你——你千萬別,別,別吃掉我。你要,要什麼,我就給,給你什麼。”

狐狸站在窗外邊說:“那你快把子彈拿給我吧。”

這個獵人還是不敢露出頭來瞧一瞧,他只是悶在被子裡說:“你自,自己拿吧,子彈都放,放在袋子裡。”

“那末袋子呢?”

“袋子放在箱,箱子裡。”

“箱子呢?”

“箱子放在床,床後邊。”

“可是我進不來呀。”

“你只要把門,門往上一提,就能打,打開來。”

狐狸真的進屋去了。他從年輕的獵人的箱子裡,拿到了沉甸甸的一袋子彈,他高興極啦。這一回有槍有子彈,就是見了老虎的爸爸,也甭逃命啦。他背起子彈袋,瞧了一下年輕的獵人,嚯!這獵人還在格格地發抖哩。他暗暗好笑,就捂著嘴,急急忙忙跑出來了。

跑到門外面,狐狸看見屋旁還有個雞窩,裡面有一隻母雞正蹲在那裡下蛋。狐狸順手抓起,提著就走。母雞呱呱地掙扎著,年輕的獵人都聽到的。獵人很心愛自己的母雞,可是來的是一隻最可怕的狼呀!他想,難道為了小小一隻母雞,就白白送掉自己的命嗎?只要他自己的命能保住,就是再抓走一百隻母雞,他也心甘情願的。

狐狸就背著滿滿一袋子彈,又提著一隻母雞,得意洋洋地上山去了。

狐狸和老狼從獵人那裡拿到了子彈,真是高興得發了狂,他們蹦呀跳呀,簡直要開慶祝大會了。可是高興了一陣子,馬上又不高興了,原來他們不知道子彈該怎么裝進槍里去。往槍口裡塞吧,不行,往槍肚子裡塞吧,也不行,往槍托子裡塞吧,根本不行。他們想來想去,想不出一個辦法。老狼沉不住氣了,他對狐狸說:“我肚子餓得慌,實在等不及啦。乾脆,我跟你一同去,把那個獵人吃了吧。”

狐狸想,要是吃掉年輕的獵人,對他沒有好處。他合計了一下說:“這樣吧,這回你扛著槍下山去,把那個獵人抓來,就說‘我們的大王要你去辦一件事。’你只要狠些,他就會跟你來的。我在半路上等著,他一見到我的打扮,就會嚇得趴在地上爬。我要他乾什麼,他就會幹什麼。要是他不肯幫我們裝子彈,你再吃掉他也來得及埃”

老狼想想這話也對,他扛起槍,真的去抓年輕的獵人了。

老狼先敲了三下門:咚咚咚!

年輕的獵人發出顫抖的聲音,在屋裡問:“誰呀?”

老狼裝得粗聲粗氣地說:“快出來!我們那個有兩顆大牙、三隻眼睛、四隻耳朵,還有五條腿的大王要你去。”

年輕的獵人一聽到是這隻最可怕的狼要他去,又倒在床上格格地直哆嗦了。他趕快抓起被子蒙住腦袋,這一回嚇得話都說不出,只會啊啊地直嚷。老狼把門一提,進屋去了。他惡狠狠地抓起床上的獵人,要獵人自己跟著他上山去。獵人睜眼一瞧,啊呀!這隻狼都有這么可怕,還敢見那大王嗎?他啪地跪在地上,求老狼饒命。老狼根本不理,一把抓住獵人的肩膀,拖著就走。

年輕的獵人嚇得臉色鐵青,額頭上和鼻子上冒出豌豆大的汗珠,連站都站不住,只聽到他的上下牙齒抖得格格地直響。可是他說什麼也沒有用,只得被老狼押著上山去。走到半路上,他抬頭一望,啊!不得了!那個大王又站在前面了。他兩腿一軟,就倒了下去。這時候,忽然聽到“乓”的一響,那老狼倒在地上了。年輕的獵人心裡還清楚,他想:“這一定是大王開的槍,把我打死啦。”接著又是“乓”的一響,那個大王也倒在地上了。可是年輕的獵人早就昏過去了,他什麼也不知道啦。

從一棵大樹後面鑽出一個老獵人來。他握著還在冒煙的獵槍,向那個自稱“大王”的“最可怕的狼”跑去。他提起一條“狼”腿來抖了一下,只見那張老狼皮、細竹管、櫟樹葉子這些東西,都唏哩嘩啦地掉下來了。他仰著臉哈哈大笑。可是那年輕的獵人呢,還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。他是不是還活著?是不是已經嚇死了?那就不知道啦。其實老獵人早就說過,一個獵人丟了獵槍,在野獸面前只會發抖,那末就算是活著也跟死掉的一樣了。

推薦文章

熱門文章

狐狸打獵人@名言佳句大全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