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人

錢鍾書


· 有民眾生活的地方全有政治。

· 愛情多半是不成功的,要麽苦於終成眷屬的厭倦,要麽苦於未能終成眷屬的悲哀。

· 你不會認識我,雖然你上過我的當。你受我引誘時,你隻知道我是可愛的女人、可親信的朋友,甚至是可追求的理想,你沒有看出是我。隻有拒絕我引誘的人,像耶穌基督,才知道我是誰。

· 牛慣做犧牲,可以顯示‘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’的精神;並且,世人好吹牛,而牛決不能自己吹自己,至少生理構造不允許它那樣做。

· 一張文憑,仿佛有亞當、夏娃下身那片樹葉的功用,可以遮羞包醜;小小一方紙能把一個人的空疏、寡陋、愚笨都掩蓋起來。

· 人生據說是一部大書。假使人生真是這樣,那麽,我們一大半作者隻能算是書評家,具有書評家的本領,無須看得幾頁書,議論早已發了一大堆,書評一篇寫完交卷。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有一種人的理財學不過是借債不還,所以有一種人的道學,隻是教訓旁人,並非自己有什麽道德。

· 有種人神氣活見,你對他恭維,他不推卻地接受,好像你還他的債,他隻恨你沒有附繳利錢。另外一種假作謙虛,人家贊美,他滿口說慚愧不敢當,好象上司納賄,嫌數量太少,原壁退還,好等下屬加倍再送。

· 做文章時,引用到古人的話,不要引用號,表示辭必己出,引用今人的話,必須說‘我的朋友’——這樣你總能招攬朋友。

· 為別人做傳記也是自我表現的一種;不防加入自己的主見,借別人為題目來發揮自己。反過來說,作自傳的人往往並無自己可傳,就逞心如意地描摹出自己老婆、兒子都認不得的形象,或者東拉西扯地記載交遊,傳述別人的軼事。所以,你要知道一個人的自己,你得看他為別人做的傳。自傳就是別傳。

· 人怕出名啊!出了名後,你就無秘密可言。甚麽私事都給採訪們去傳說,通訊員等去發表。這麽一來,把你的自傳或懺悔錄裏的資料硬奪去了。將來我若作自述,非另外捏造點新奇事實不可。 —— 錢鍾書語錄

· 一個可愛的女人說你像她的未婚夫,等於表示假使她沒訂婚,你有資格得到她的愛。刻薄鬼也許要這樣解釋,她已經另有未婚夫了,你可以享受她未婚夫的權利而不必履行跟她結婚的義務。

· 那時候蘇小姐把自己的愛情看得太名貴了,不肯隨便施與。現在呢,宛如做了好衣服,捨不得穿,鎖在箱裏,過一兩年忽然發見這衣服的樣子和花色都不時髦了,有些自悵自悔。

· 醫學要人活,救人的肉體;宗教救人的靈魂,要人不怕死。所以病人怕死,就得請大夫,吃葯;醫葯無效,逃不了一死,就找牧師和神父來送終。學醫而信教,那等於說:假如我不能教病人好好的活,至少我還能教他好好的死,反正他請我不會錯,這仿佛葯房掌櫃帶開棺材的鋪子,太便宜了!

· 據說“女朋友”就是“情人”的學名,說起來莊嚴些,正像玫瑰花在生物學上叫“薔薇科木本復葉植物”,或者休妻的法律術語是“協定離婚”。

· 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動物。虛虛實實,以退為進,這些政治手腕,女人生下來全有。……女人不必學政治,而現在的政治家要成功,都得學女人。政治舞台上的戲劇全是反串。 —— 錢鍾書語錄

· 許多女人會笑得這樣甜,但她們的笑容隻是面部肌肉柔軟操,仿佛有教練在喊口令:“一!”忽然滿臉堆笑,“二!”忽然笑個不知去向,隻餘個空臉,像電影開映前的布幕。

· 上海是個暴發都市,沒有山水花柳作為春的安頓處。公園和住宅花園裏的草木,好比動物園裏鐵籠子關住的野獸,拘束、孤獨,不夠春光盡情的發泄。春來了隻有向人的身心裏寄寓,添了疾病和傳染,添了姦情和酗酒打架的案件,添了孕婦。

· 有許多都市女孩子已經時裝模作樣的早熟女人,算不得孩子;有許多女孩子隻是渾沌痴頑的無性別孩子,還說不上女人。

· 古典學者看她說笑時露出的好牙齒,會詫異為什麽古今中外詩人,都甘心變成女人頭插的釵,腰束的帶,身體睡的席,甚至腳下踐踏的鞋襪,可是從沒想到化作她的牙刷。

· 在大學裏,理科學生瞧不起文科學生,外國語文系學生瞧不起中國文學系學生,中國文學系學生瞧不起哲學系學生,哲學系學生瞧不起社會學系學生,社會學系學生瞧不起教育系學生,教育系學生沒有誰可以給他們瞧不起了,隻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。 —— 錢鍾書名言佳句

· 女人有女人的聰明,輕盈活潑得跟她的舉動一樣。比了這種聰明,才學不過是沉澱渣滓。說女人有才學,就仿佛贊美一朵花,說它在天平上稱起來有白菜番薯的斤兩。真聰明的女人決不用功要做成才女,她隻巧妙的偷懶

· 上海不愧是文明先進之區,中學女孩子已經把門面油漆粉刷,招徠男人了,這是外國也少有的。可是這女孩子的臉假的老實,因為決沒人相信貼在她臉上的那張脂粉薄餅會是她的本來面目。……刻意打扮的女孩子,或者是已有男朋友,對自己的身體發生了新的興趣,發現了新的價值,或者是需要男朋友,掛個鮮明的幌子,好刺眼射目,不致遭男人忽略。

· 他引一句英國古話,說結婚仿佛金漆的鳥籠,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,籠內的鳥想飛出來;所以結而離,離而結,沒有了局。

· 法國也有這麽一句話。不過,不說是鳥籠,說是被圍困的城堡fortrésse assiegéé,城外的人想沖進去,城裏的人想逃出來。

· 過些時,他才像從昏厥裏醒過來,開始不住的心痛,就像因蜷曲而麻木的四肢,到伸直了血脈流通,就覺得刺痛。昨天囫圇吞地忍受的整塊痛苦,但是沒工夫辨別滋味,現在,牛反芻似的,零星斷續,細嚼出深深沒底的回味。……人家的天地裏,他進不去,而他的天地裏,誰都可以進來。 —— 錢鍾書名言佳句

· 有人失戀了,會把他們的傷心立刻像叫化子的爛腿,血淋淋地公開展覽,博人憐憫,或者事過境遷,像戰士的金瘡舊斑,脫衣指示,使人驚佩。

· 從前愚民政策是不許人民受教育,現代愚民政策是隻許人民受某一種教育。不受教育的人,因為不識字,上人的當,受教育的人,因為識了字,上印刷品的當,像你們的報紙宣傳品、訓練幹部講義之類。

· 同行最不宜結婚,因為彼此事行家,誰也哄不倒誰,丈夫不會莫測高深地崇拜太太,抬頭也不會盲目地崇拜丈夫,婚姻的基礎就不牢固。

· 可是你將來要做官,這種鄉下姑娘做官太太是不夠料的,她不會幫你應酬,替你拉攏。

· 寧可我做了官,她不配做官太太;不要她想做官太太,逼得我非做官、非做貪官不可。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這種精神上的顧影自憐使他寫自傳、寫日記,好比女人穿中西各色春夏秋冬的服裝,做出支頤扭頸、行立坐臥種種姿態,照成一張張送人留念的照相。

· 這一剎那的接近,反見得暌隔的渺茫。

· 我寧可去一個老實、簡單的鄉下姑娘,不必受高深的教育,隻要身體健康、脾氣服從,讓我舒舒服服做她的LordandMaster。我覺得不必讓戀愛在人生裏佔據那麽重要的地位。許多人沒有戀愛,也一樣的生活。

· 女人不肯花錢買書,大家都知道的。男人肯買糖、衣料、化妝品,送給女人,而對於書隻肯借給她,不買了送她,女人也不要他送。這是什麽道理?借了要還的,一借一還,一本書可以做兩次接觸的藉口,而且不著痕跡。這是男女戀愛的必然的初步,一借書,問題就大了。

· 想到你還是想你?我們一天要想到不知多少人,親戚、朋友、仇人,以及不相幹的見過面的人。真正想一個人,記掛著他,希望跟他接近,這少得很。人事太忙了,不許我們全神貫註,無間斷地懷念一個人。我們一生對於最親愛的人的想念,加起來恐怕不到一點鍾,此外不過是念頭在他身上瞥到,想到而已。 —— 錢鍾書名言佳句

· 這就是生離死別比百年團聚好的地方,它能使人不老。不但鬼不會長大,不見了好久的朋友,在我們心目裏,還是當年的豐採,盡管我們自己已經老了。

· 旅行是最勞頓,最麻煩,叫人本相必現的時候。經過長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討厭的人,才可以結交作朋友。

· 撒謊往往是高興快樂的流露,也算得一種創造,好比小孩子遊戲裏的自騙自。一個人身心暢適,精力充溢,會不把頑強的事實放在眼裏,覺得有本領跟現狀開玩笑。真到有還窮困的時候,人窮智短,謊話都將不好的。

· 話是空的,人是活的;不是人照著話做,是話跟著人變。假如說了一句話,就至死不變的照做,世界上沒有解約、反悔、道歉、離婚許多事情了。

· 一切會議上對於提案的贊成和反對極少是就事論事的。有人反對這提議是跟提議的人鬧意見。有人贊成這提議是跟反對這提議的人過不去。有人因為反對或贊成的人和自己有交情,所以隨聲附和。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天生人是叫他們孤獨的,一個個該各歸各,老死不相往來。身體裏容不下的東西,或消化,或排泄,是個人的事;為什麽心裏容不下的情感,要找同伴來分攤?聚在一起,動不動自己冒犯人,或者人開罪自己,好像一隻隻刺蝟,隻好保持著彼此間的距離,要親密團結,不是你刺痛我的肉,就是我擦破你的皮。

· 中國人醜得像造物者偷工減料的結果,潦草塞責的醜;西洋人醜像造物者惡意的表現,存心跟臉上五官開玩笑,所以醜得有計畫、有作用。

· 這次兵災當然使許多有錢、有房子的人流落做窮光蛋,同時也讓不知多少窮光蛋有機會追溯自己為過去的富翁。日本人少了許多空中樓閣的房子,佔領了許多烏托邦的產業,破壞了許多單相思的姻緣。

· 年齡是個自然歷程裏不能超越的事實,就像飲食男女,像死亡。有時,這種年輩意識比階級意識更鮮明。隨你政見、學說或趣味如何相同,年輩的老少總替你隱隱分了界限,仿佛瓷器上的裂紋,平時一點沒有什麽,一旦受著震動,這條裂紋先擴大成裂縫。……無論如何,這些學生一方面盲目得可憐,一方面眼光準確得可怕。他們的贊美,未必盡然,有時竟上人家的當;但他們的毀罵,那簡直至公至確,等於世界末日的“最後審判”,毫無抗訴重審的餘地。……古代中國人瞧不起蠻夷,近代西洋人瞧不起東方人,上司瞧不起下屬——不,下屬瞧不起上司,全沒有學生要瞧不起先生時那樣利害。他們的美德是公道,不是慈悲。他們不肯原諒,也許因為他們自己不需要人原諒,不知道也需要人原諒。

· 要人知道自己有個秘密,而不讓人知道是個什麽秘密,等他們問,要他們猜,這是人性的虛榮。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自己人之間,什麽臭架子、壞脾氣都行;笑容愈親密,禮貌愈周到,彼此的猜忌或怨恨愈深。……在吵架的時候,先開口的未必佔上風,後閉口才算勝利。

· 假使咱們熟悉了他們的情形和目的,就知道他們乘這隻船並非偶然,和咱們一樣有非乘不可的理由。這樣好像開無線電。你把針在上面轉一圈,聽見東一個電台半句京戲,西一個電台半句報告,忽然又是半句外國歌啦,半句崑曲啦,雞零狗碎,湊在一起,莫名其妙。可是每一個破碎的片段,在它本電台廣播的節目裏,有上文下文,並非胡鬧。你隻要認定一個電台聽下去,就了解它的意義。我們彼此來往也如此,相知不深的陌生人——

· 遠別雖非等於死,至少變得陌生。回家隻像半生的東西回鍋,要煮一會兒才熟。……睡眠這東西脾氣怪得很,不要它,它偏會來,請它,哄它,千方百計勾引它,它拿身分躲得影子都不見。

· “天下隻有兩種人。譬如一串葡萄到手,一種人挑最好的先吃,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後吃。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,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裏最好的;第二種人應該悲觀,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裏最壞的。不過事實上適得其反,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,第一種人隻有回憶。”從戀愛到白頭偕老,好比一串葡萄,總有最好的一顆,最好的隻有一顆,留著坐希望,多少好?

· 吃飯有時很像結婚,名義上最主要的東西,其實往往是附屬品。吃講究的飯事實上隻是吃菜,正如討闊佬的小姐,宗旨倒並不在女人。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有用的東西隻能給人利用,所以存在;偏是無用的東西會利用人,替它遮蓋和辯護,也能免於拋棄。

· 科學家跟科學大不相同,科學家象酒,愈老愈可貴,而科學象女人,老了便不值錢。

· 豬是否能快樂得象人,我們不知道;但是人容易滿足得象豬,我們是常看見的。

· 一個人,到了20歲還不狂,這個人是沒出息的;到了30歲還狂,也是沒出息的。

· 做文章時,引用到古人的話,不要引用號,表示辭必己出,引用今人的話,必須說‘我的朋友’——這樣你總能招攬朋友。不料你的見識竟平庸到可以做社論。 —— 錢鍾書名言佳句

· 報行政野心的人是最靠不住的,捧他上台,自己未必有多大好處;仿佛洋車夫辛辛苦苦把坐車人拉到了飯店,依然拖著空車自吃西風,別想著跟他進去吃。

· 侯營長有個桔皮大鼻子,鼻子上附帶一張臉,臉上應有盡有,並未給鼻子擠去眉眼,鼻尖生幾個酒刺,像未熟的草莓,高聲說笑,一望而知是位豪傑。

· 永遠快樂”這句話,不但渺茫得不能實現,並且荒謬得不能成立。快過的決不會永久;我們說永遠快樂,正好像說四方的圓形,靜止的動作同樣地自相矛盾。

· “致身於國”、“還政於民”等等佳話,隻是語言幻成的空花泡影,名說交付出去,其實隻仿佛魔術家玩的飛刀,放手而並沒有脫手。

· 考古學提倡發掘墳墓以後,好多古代死人的朽骨和遺物都暴露了;現代文學成為專科研究以後,好多未死的作家的將朽或已朽的作品都被發掘而暴露了。被發掘的喜悅使我們這些人忽視了被暴露的危險,不想到作品的埋沒往往保全了作者的虛名。假如作者本人帶頭參加了發掘工作,那很可能得不償失,“自掘墳墓”會變為矛盾統一的雙關語:掘開自己作品的墳墓恰恰也是掘下了作者自己的墳墓。 —— 錢鍾書語錄

· 把整個歷史來看,古代相當於人類的小孩子時期。先前是幼稚的,經過幾千百年的長進,慢慢地到了現代。時代愈古,愈在前,它的歷史愈短;時代愈在後,他積的閱歷愈深,年齡愈多。所以我們反是我們祖父的老輩,上古三代反不如現代的悠久古老。這樣,我們的信而好古的態度,便發生了新意義。我們思慕古代不一定是尊敬祖先,也許隻是喜歡小孩子,並非為敬老,也許是賣老。

· 把飯給自己有飯吃的人吃,那是請飯;自己有飯可吃而去吃人家的飯,那是賞面子。交際的微妙不外乎此。反過來說,把飯給予沒飯吃的人吃,那是施食;自己無飯可吃而去吃人家的飯,賞面子就一變而為丟臉。

· 忠厚老實人的惡毒,像飯裏的砂礫或者出魚片裏示凈的刺,會給人一種不期待的傷痛。

· 方鴻漸還想到昨晚那中國館子吃午飯,鮑小姐定要吃西菜,說不願意碰見同船的熟人,便找到一家門面還像樣的西館。誰知道從冷盤到咖啡,沒有一樣東西可口:上來的湯是涼的,冰淇淋倒是熱的;魚像海軍陸戰隊,已登入了好幾天;肉像潛水艇士兵,會長時期伏在水裏;除醋外,麵包、牛肉、紅酒無一不酸。

· 學國文的人出洋“深造”聽來有些滑稽。事實上,惟有學中國文學的人非到外國留學不可。因為一切其他科目像數學、物理、哲學。心理。 經濟,法律等等都是從外國港灌輸進來的,早已洋氣撲鼻;隻有國文是國貨土產,還需要處國招牌,方可維持地位,正好像中國官吏,商人在本國剝削來的錢要換外匯,才能保持國幣的原來價值。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當著心愛的男人,每個女人都有返老還童的絕技。

· 張先生跟外國人來往慣了,說話有個特徵--也許在洋行、青年會、扶輪社等圈子裏,這並沒有什麽奇特--喜歡中國話裏夾無謂的英文字。他並無中文難達的新意,需要借英文來講;所以他說話裏嵌的英文字,還比不得嘴裏嵌的金牙,因為金牙不僅妝點,尚可使用,隻好比牙縫裏嵌的肉屑,表示飯菜吃得好,此外全無用處。

· 世界上大事情像可以隨便應付,偏是小事倒絲毫假借不了。譬如貪官污吏,納賄幾千萬,而決不肯偷人家的錢袋。

· 看文學書而不懂鑒賞,恰等於黃帝時代,看守後宮、成日價在女人堆裏廝混的偏偏是太監,雖有機會,卻無能為力。

· 為別人做傳記也是自我表現的一種;不妨加入自己的主見,借別人為題目來發揮自己。反過來說,作自傳的人往往無自己可傳,就逞心如意地描摹出自己的老婆、兒子都認不得的形象,或者東拉西扯地記載交遊,傳述別人的軼事。所以,你要知道一個人的自己,你得看他為別人做的傳;你要知道別人,你倒該看他為自己做的傳,自傳就是別傳。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天下隻有兩種人。比如一串葡萄到手,一種人挑好的吃,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後吃。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,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裏最好的;第二種人應 該悲觀,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裏最壞的。不過事實卻適得其反,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,第一種人隻有回憶。

· 我們對採摘不到的葡萄,不但可以想像它酸,有很可能想像它是分外的甜。

· 文憑就好象有亞當夏娃下身那樹葉的功用,可以包羞遮醜。自己沒有了文憑好象精神 上是赤裸裸的,沒有了包裹。

· 有些所謂的研討會其實就是請一些不三不四的人,吃一些不幹不凈的飯,花一些不明不白的錢,說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開一個不倫不類的會!

· 假如你吃了一個雞蛋,覺得味道不錯,何必要去看看那隻下蛋的母雞呢? —— 錢鍾書語錄

· 我都姓了一輩子“錢”了,難道還迷信錢嗎?

· 大家照例稱好,斜川客氣地淡漠,仿佛領袖受民眾歡迎時的表情。

· 他不知道女人在戀愛勝利快樂的時候,全想不到那些事的,要有了疑懼,才會要求男人趕快訂婚結婚,愛情好有保障。

· 我愛的人,我要能夠佔領他整個生命,他在碰見我以前,沒有過去,留著空白等待我——

· “女人有女人的特別的聰明,輕盈活潑得跟她的舉動一樣。比了這種聰明,才學不過是沉澱渣滓。說女人有才學,就仿佛贊美一朵花,說它在天平上稱起來有白菜番薯的斤兩。真聰明的女人決不用功要做成才女,她隻巧妙的偷懶——”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人之間的友誼,並非由於說不盡的好處,倒是說不出的要好。

· 所謂友誼,就是一顆心在兩個身體裏。

· 真正友誼的產物,隻是一種滲透了你的身心的愉快,別無其他。

· 不受教育的人,因為不識字,上人的當;受教育的人,因為識了字,上印刷品的當。

· 為什暗戀會減少一個人心靈的抵抗力,使人變得軟弱被擺布呢? —— 錢鍾書名句

· 拍馬屁跟戀愛一樣,不容許有第三者冷眼旁觀。

· 外國科學家進步,中國科學家進爵。

· 兩個人在一起,人家就要造謠言,正如兩根樹枝接近,蜘蛛就要掛網。

· 隻有女人會看透女人。

· 對於醜人,細看是一種殘忍——除非他是壞人,你要懲罰他。 —— 錢鍾書名言佳句

· 一張文憑,仿佛有亞當、夏娃下身那片樹葉的功用,可以遮羞包醜。小小一方紙把一個人的空疏、寡陋、愚笨都遮蓋起來。

· 一張文憑,仿佛有亞當、夏娃下身那片樹葉的功用,可以遮羞包醜;小小一方紙能把一個人的空疏、寡陋、愚笨都掩蓋起來.

· 烏鴉的故事:上帝要揀最美麗的鳥做禽類的王,烏鴉把孔雀的長毛披在身上,插在尾巴上,到上帝前面去應選,果然為上帝挑中;其它鳥類大怒,把它插上的羽毛都扯下來,依然現出烏鴉的本相。這就是說,披著長頭發的,未必就真是藝術家;反過來說,禿頂無發的人當然未必是學者思想家。

· 大著作有時全不需要好屁股。聽鄭須溪說,德國人就把“坐臀”作為知識分子的必具條件。譬如,隻要有坐性,《水滸傳》或《紅樓夢》的人名引得總可以不費心編成的。這是西洋科學法,更是二十世紀學問工具。

推薦文章

熱門文章

錢鍾書@名言佳句大全網
勵志人生 詩詞大全 華人百科 腦筋急轉彎 周公解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