勵志小故事

一場特殊的賭局


——苦命的底層人······讀後讓人落淚,讓人憤······

西部山區,一個出了名的窮山溝住著兩位老人——老小孩兒和潘老漢。老小孩兒孤苦伶仃,無依無靠。但他樂觀向上,待人熱情。倔強的潘老漢妻離子散,獨守空門。平時沉默寡言,很少與人溝通。兩個性格混然不同人竟然成為要好的朋友。他們時常集在一起,東拉西扯,談笑風生。

這一日,老小孩兒一大早就背著手出了村莊,他為這次遠行耗了不少心思,最後,還是恨著心做出了決定。

哼!生活太沒有滋味了,早該去五里屯。到那時,我的麵條將會油光發亮,我的青菜將會遠近飄香,我的小朋友,小夥伴——那些淘氣鬼將會尋香而來,垂涎欲滴。老小孩兒連連咽下幾口唾液,邊走邊想,不覺來到五里屯。

好傢夥,我們真有緣。老小孩兒前腳踏入油坊首先看到了潘老漢。他不由得拍他一掌說,你早到了?“啪”!潘老漢還他一掌說,你怎么才來呀。

兩個人取出同樣大小的瓶子,瓶口是相同的蓋子,相同的螺絲。呵呵!他兩個該是出自同一個娘胎,有著相同的容顏。

潘老漢打了兩提芝麻香油,小心翼翼的抱在手裡。老小孩兒也買了同樣兩提。兩個人把油瓶那在一起看了又看,比了又比,相約同行。

路上,潘老漢突然停住了腳,把油瓶舉在面前。

怎么了?老小孩兒不解的問。

潘老漢使個鬼臉說,我倆打個賭。

怎么賭?老小孩兒微笑的臉上皺起了雙眉。

潘老漢說,看誰先吃完這瓶香油。兩個人不約而同地說,賭!

就在這時,一群小鳥從頭頂飛過,兩個人仰起臉目送小鳥飛遠,又把目光轉移到對方的臉膛。老小孩兒說,賭注就是這山麻雀。潘老漢說,一隻。老小孩兒說,兩隻。

好!就兩隻。潘老漢說,誰先吃完這瓶香油就給對方烤兩隻上麻雀。

一言為定!

上天作證!

兩位老漢的手緊緊攥在了一起。

山麻雀,對於他們來說不足為奇。樹上,屋檐,牆頭,漫山遍野到處亂飛。哼!七歲頑童都有辦法撲捉。

回到家裡,老小孩兒小心翼翼地藏好香油,手舞足蹈地哼著田間小曲,那種快樂,真像是剛剛娶了新媳婦。

三天后,老小孩兒心心念念想吃香油,轉身去取。潘老漢的聲音立刻在耳邊響起——誰先吃完這瓶香油,就給對方烤兩隻山麻雀。不是我怕輸山麻雀,只是這名聲傳出去多難聽——這個角老頭兒,你要賭什麼不行,偏偏是吃香油。真是鬼迷心竅!

老小孩兒就地轉了一個圈,口水止不住地往外淌。要不就吃一丁點兒?對!一丁點兒。老小孩兒取出珍藏的香油,迫不及待地擰開瓶蓋,用一根筷子,輕輕的蘸了一下,迅速在麵條碗裡攪動。哼——,真——香——啊!他微閉雙目,抽動鼻翼。那股興奮勁兒,不亞於一對戀人的初吻。

就這樣,老小孩兒隔三差五地蘸上一丁點兒香油去盡情的品味,盡情地享受。一來二去,他竟然端起麵條碗就想起了香油。他與香油猶如一對熱戀中的情人,難捨難分。

當他的香油剩下一半時,他決定去拜訪潘老漢。哼!倔老頭兒,這次你輸定了。老小孩兒仿佛吃到了烤麻雀,嘴唇蠕動,得意洋洋。

潘老漢得知他來訪的目的,緊皺眉頭,心生疑慮。他這個時候要看香油,安得是什麼心啊?不管他,先看了他的香油再說。想到這裡,他脫口而出,拿出來看看。

你先拿出來。

你先拿!

我倆錘,包,箭。誰輸了誰先拿出來。

錘錘,包包,箭!兩個人同時喊出了口令。

哈哈!快拿出來吧。老小孩兒目瞪口呆。他說,你的手伸慢了,再來一次!

潘老漢哪肯就範!他抱住老小孩就摔,老小孩兒猛然一聲尖叫,我的油!——摔壞了你賠!潘老漢伸手去抓他的衣兜。老小孩兒這下真的急了,他雙手抓住衣兜口,臉紅脖子粗地叫喊,你,你你!不許耍賴,耍賴是小狗兒!潘老漢像泄了氣的皮球,慢慢的鬆開了手。

老小孩兒說,我們喊一二三,一齊伸手。

這一次,老小孩兒又輸了。潘老漢高興的眉毛跳,鬍鬚抖,滴溜溜在斗室轉了一圈。老小孩兒好不情願地掏出了自己的半瓶香油。

哇!潘老漢猛然叫了一聲,驚得老小孩兒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他定神細思,這個倔老頭兒,一定是吧香油吃完了。怪不得他遲遲不往外拿。想到這裡,老小孩兒嘴唇蠕動,連連下咽,好像正在享用那香噴噴,滑溜溜,細嫩味美的麻雀肉。

潘老漢嘿嘿笑了兩聲,慢騰騰地拿出了他的香油。

啊!老小孩兒大驚失色,迷惑不解。——滿滿的一瓶香油,像剛從油坊里買回來。老小孩兒的右手猩指伸的像筆桿一樣,直戳潘老漢的滿瓶香油。

你耍賴!又買了一瓶。

潘老漢憋得滿臉通紅,猛然甩出一巴掌。惡狠狠地說,小狗兒才耍賴呢!

話語出口,唾星四濺,聲震房頂。老小孩兒迅速收回手指,連連後退。

那你是怎么吃的?快說!

潘老漢長長的呼出一口氣,故作神秘地說,無可奉告!

老小孩兒不緊不慢地把右手插入褲兜,慢條斯理地說,你說出來,有賞!

潘老漢的雙眼滴溜溜轉了一圈,咬住老小孩兒的右手不放。切!扁平的褲兜,會有什麼東西呀。可是,他的右手在裡面亂動,肯定有一些貓膩。他亟不可待地問,什麼賞?潘老漢的目光移向那滿是皺紋的臉膛。

你先說。

你先說!

老小孩兒執拗不過,微微伸出舌頭輕輕的在雙唇上滑動一圈說,好吃。那聲音像撒嬌,又像是故弄玄虛。

潘老漢咽了一口唾液說,讓我看看啊。

老小孩兒說,你可不能搶。

不搶。

搶了是小狗兒。

小貓兒,小雞兒。潘老漢低下頭後退一步。

老小孩兒的右手抽到褲兜口,輕捻手指,露出一點花紙,咬著舌尖說,糖。潘老漢的身子猛然向前傾斜,嚇得老小孩兒後退一步,嗖!右手縮回褲兜。

潘老漢雙手亂搓,嘴唇不停的磨合。他輕聲細語地說,你給我幾塊兒?

老小孩兒的左手猩指伸直,少氣無力的說,一塊兒。

潘老漢搖了搖頭。

老小孩兒慢慢地伸直中指說,那就兩塊兒。

潘老漢眯上眼,放縱自己的腦袋隨意轉圈。

三塊兒!老小孩的聲音增大,語氣生硬。就三塊兒,都給你!

潘老漢要的就是後面的三個字。但見他扭轉身軀,不慌不忙地把右手平伸在老小孩兒面前。老小孩兒依依不捨地掏出糖塊兒說,俺還沒有吃呢,不知是酸還是甜。潘老漢的腦袋先搖後點,一副洋洋自得的怪相。老小孩兒心中十分難受,但是,為了秘方,還是按下躁動。他抽動一下鼻翼說,叫俺嘗嘗吧,就嘗一丁點兒。老小孩兒猶如鬥敗的鵪鶉,叨敗得雞,一副罕見的可憐相,讓人倍生憐憫之心。

潘老漢猛然向前一步,伸手抓住那三塊兒糖,咬牙切齒地說,拿來吧!他像母雞群里的一隻公雞,圍著老小孩,仰頭掘尾地轉了一圈,又穩穩地站回原地。老小孩嘟嘟囔囔說了一大溜,只能聽清後面五個字,快告訴俺吧。

潘老漢輕手輕腳的邁著碎步,慢聲細語的說,我每次想吃香油的時候,就打開瓶蓋,對準瓶口,深深地吸上一口氣。那感覺,你根本想不到有多舒服。潘老漢好像品嘗到了仙間美味,眯著眼,仰起臉,長長地吸了一口斗室的空氣。

老小孩兒悄悄地擰開瓶蓋,鼻孔對準瓶口,盡情地吸了一口。嗯——,真美呀!老小孩慌慌張張擰緊瓶蓋,好像瓶中的香油生出了翅膀,不小心就會飛走。潘老漢跨前一步,伸手就抓。老小孩兒身子一閃,把香油藏在懷中,嘟嘟囔囔就走。

潘老漢把勝利的果實高高舉起,抬起左腳,伸直雙臂,嘴上哼著小曲,咯噔噔跳起了山村舞蹈。

老小孩兒也不示弱,他猶如得到了制勝法寶,踮起雙腳,喜不自禁地跑回自己的小屋。

晚飯做好了,老小孩兒趁著煤油燈微弱的光線,擰開香油瓶蓋,痛痛快快地吸了一口氣。

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了嘻嘻哈哈的聲音。老小孩兒放下香油瓶向外張望,幾個頑童又蹦又跳的出現在門口,他起身出迎。正在一邊覓食的老鼠受到驚嚇,縱身潰逃。這一下不打緊,正好撞翻了油瓶。咣當,嘩啦——!晚飯鍋也被他一腳蹚翻。

嗚——。老小孩兒哭得淒涼又傷心。

六個兒童湊上去圍住了他。有的為他擦淚,有的輕聲安慰,有的抓住他乾癟如柴的手輕輕地撫摸。

老小孩兒說,我的香油灑了,沒了。嗚的一聲,淚流不止。

一個頑童蹲下身,看著地面的香油,嘖嘖兩聲說,怪可惜的。

另一位頑童說,灑就灑了,有什麼了不起的!不就是半瓶香油嗎?

老小孩兒抽泣著說,你不知道,我和潘老漢打賭,誰的香油先吃完,就給對方烤兩隻山麻雀。

哈哈!一陣哄堂大笑衝破房頂,繞山飛奔。

那個頑童說,兩隻山麻雀有啥了不起,我來捉給你!

我也捉!

好!我們六個人每人兩隻。他轉眼盯著老小孩兒說,夠了吧,大爺。

嗯!老小孩兒擦了一把眼淚,臉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。

推薦文章

熱門文章

一場特殊的賭局@名言佳句大全網